20070904094649529.jpg  

  

小水與我討論言情小說,我不敢說自己很會寫愛情,有時候很會寫也未必能過稿,只能說我是比較幸運一點,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的其中一本小說(幾年前的東西再翻出來還真是有點汗顏,而且很像在看別人寫的故事),因為這一本的封面我最喜歡,應該是編輯有告知繪者故事的某個場景,然後畫家靠著想像畫出來的,我只能說藍紫色調完全對了我的胃,非常非常有感覺。在此節錄三小段劇情,放心,沒有激情戲(喂~人家就是要看吻戲啊!),這是青梅竹馬別後重逢的故事,為了彌補錯過的時光,他們去露營了,當然,那個晚上發生了一些事……

 

    「妳看到星星了嗎?」夜深了,兩個人兒在帳篷裡並肩躺著只露出頭。

    「沒,我只看到很多蚊子──」雖然點了蚊香,但夜晚的營區還是蚊蟲不絕,嗡嗡嗡的,吵得人受不了,叮得人吱吱叫,氣得樊小花很不浪漫地說。

    「真沒情調欸,樊小花……」冉太陽抱怨,指著天邊最閃亮的那顆星星說道:「妳看,那顆星星好亮,讓我想到一個很爛的搭訕笑話,有一個男生對想認識的女生說,妳的父親一定是個小偷,因為他把天上的星星偷來嵌在妳的眼睛裡。」

    「哈哈哈,好爛喔,比那個妳的腳一定很酸,因為妳昨晚在我夢裡跑了一整夜還要爛,哈哈……」她粉拳打在他肩上,他笑著翻身把她圈在胸懷,忍不住低頭啄啄她小巧的鼻頭:「小花,妳真是可愛,我怎麼能沒有妳?」

    她的眼睛澄澈清明,在黑暗裡照亮了他,讓他想起一朵潔白的茉莉花,在他心底芬芳著,嗅著她身上發出的淡淡香味,沁入他胸腔,在他四肢百骸擴散著,膨脹著──

    「我今天才知道,小時候那個酷酷的冉太陽,長大後這麼會哄女生開心。」她伸手撫摸他的眉眼,他的眼睛依然湛黑,長長的睫毛像擦了睫毛膏,青澀的臉部線條多了稜角的陽剛,那麼精神好──

    「我不是哄妳。妳身上的味道好香,讓我想起茉莉花,好好聞,記得從前妳都洗海馬香水沐浴乳,那香味無遠弗屆,遠遠的,我就可以聞到那股香味,怎麼,現在妳不洗海馬了?」他在她脖子旁用力嗅著,想要找尋那熟悉的味道。

    「早就不洗了,大學住宿時,因為香味太嗆,只要我洗澡,全樓的人都知道,所以就改牌子了。」那廉價的香味寒冬也不喜歡,老嫌那味道刺鼻又俗氣。

    「再去買海馬吧!我很懷念那股味道,我在美國若是很想妳,就會去超市聞聞海馬沐浴乳的味道,好像妳就在身邊。」

    「為什麼不乾脆買回家洗?是不是怕丟臉啊?」

    「男生洗太香很娘欸。」他對於男人香還是有障礙。

    「可是你喜歡不是嗎?」她好想要他身上也有海馬沐浴乳的香香,一定很好玩。

    「我喜歡是因為妳。」他把脣湊近她頸窩,在她脖子敏感處搔癢,惹得她格格笑,今年的四月天很反常,白天氣候還涼,夜晚風依舊很大,樹葉與樹枝親熱摩擦韻響,兩個人手牽手,躺在一起,看星星,聽蛙叫蟬鳴,跟他幻想中的情境一樣,他滿足地吁了口氣:「果然,跟我想像的一樣,跟妳露營比跟一群高中男生有趣多了!」

    「我想,這應該是全天下的男生共同的想法吧!」她也好滿足。

    「還記得我們是去走馬瀨,營區很簡陋,我們睡在石子地上,哪像現在這麼好,還釘木板架高,可以睡得很舒服。」

    「你們整個晚上都做些什麼?」

    「營火晚會後洗過澡,就是吃零食兼聊天,很無趣的。」

    「那跟我就好玩?」

    「好不好玩不知道,但至少不用擔心教官查營帳--」他出其不意吻了她,她笑著,透過他望向天際,那一輪明月彎彎,像正在笑著他們的熱情幼稚。

基本上,每個故事我都會有一個主軸與一首歌,我時常是聽著那首歌下筆的,音樂能使我更有幻想力。但是這本出現了很多歌,我聽的歌很雜,有時候是聽張學友的「如果」  (推薦艾成版本,他唱得很有感情),有時候是聽譚詠麟的「一生中最愛」。 

 

    不需要等,直接進了包廂,她翻著歌本,心情很High,「你有沒有會唱的歌?」

    「有啊!以前我們不是很愛唱郭富城的『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

    「吼!你可以再點老一點的歌啦!」她取笑著,他該不會從高中以後就沒有再聽過國語流行歌了吧?

    「要不然『榕樹下』怎麼樣?」

    「呵呵,難得冉大醫師也有幽默感喔?」她一副很不可置信的樣子,激起他的鬥志,開始翻另外一本歌本。

    他還真的點了郭富城的歌,跟她一起合唱起來:「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愛情不是我想像,就是找不到往你的方向,更別說怎麼遺忘……」

    好好聽,她眼眶熱了,想起很多往事,那時,她很喜歡郭富城,他陪著她邊哼邊唱,有時候還會互相笑對方走音,但是他不知道,她喜歡郭富城的理由,是因為覺得他有點像他,她最迷戀的人,其實是他。

    「好,要比老歌嗎?」方才郭富城MV裡的女主角是當年紅極一時的玉女明星馬萃如,因為回憶被勾起,輸人不輸陣,她卯起來點過去的流行歌曲,「記得馬萃如的『什麼樣的愛你才會懂』嗎?那首歌超好聽的,我還陪頤珊練了好久。」吼,真夠老的歌欸!

    「要不要來首『愛要怎麼說』還是『青蘋果樂園』?」他假裝受不了,跟著亂點歌,點的都是九零年代台灣當紅的流行曲。

    她笑了,唱得好開心,不管他點什麼,不管熟不熟,都給他接著唱就對了,反正他們之間根本沒有形象了!

    「這首歌送你。」下一首是王菲的「紅豆」,也是陪伴她無數夜晚的歌聲,當她想他的時候,總會拿出來溫習,「還沒好好的感受,雪花綻放的氣候,我們一起顫抖,會更明白什麼是溫柔。還沒跟你牽著手,走過荒蕪的沙丘,可能從此以後,學會珍惜天長和地久。有時候,有時候,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甚麼會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時候,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等到風景都看透,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

    好好聽,他心房暖了,想起很多過去,那時候很流行粵語歌,好多歌手都是香港人,他為了她還特別學了幾首,每次唱給她聽,都好像學生在交作業,等著老師打分數。

    「你的歌來了。」她貼心地把麥克風遞給他,他不記得他有點歌,原來是她為他點的,是譚詠麟的「一生中最愛」。

    「如果癡癡的等某日, 終於可等到一生中最愛,誰介意你我這段情,每每碰上了意外不清楚未來。何曾願意,我心中所愛,每天要孤單看海。寧願一生都不說話,都不想講假說話欺騙你,留意到你我這段情,你會發覺間隔著一點點距離,無言地愛,我偏不敢說,說一句想跟你一起。如真,如假,如可分身飾演自己,會將心中的溫柔獻出給你唯有的知己,如癡,如醉,還盼你懂珍惜自己,有天即使分離我都想你,我真的想你……」

    好久沒唱,有幾個音唱錯,但冉太陽不慌不忙,反正樊小花很知道他的程度,就算被笑也無所謂,他發覺,在她面前,他最像自己。

    「冉太陽,這麼多年了,你的歌藝還真是一點都沒有進步。」她吐槽,卻發現自己真的好愛他,從來沒有忘記過,和他的點點滴滴。

    「我記得以前只要我唱這首歌,妳都會很感動的,現在會笑我了?」

    「那是小時候不懂事,把你當偶像。」

    「現在呢?幻滅了嗎?」他黑眸盯著她,讓她口乾舌燥,心跳也走調。

    她用力搖頭,「偶像太遙遠了,現在是把你當情人。」

    他笑著擁緊了她,輕輕撫摸著她柔軟的秀髮,「很好,那就把我當成一輩子的情人吧!」

* * *          * * *          * * *       

    「傻瓜,要是我變成植物人,一直不醒,難道你要這樣等下去嗎?」她眼紅了,想到他為她做了那麼多事就心疼。

    「等啊,反正我這輩子就準備跟妳這麼耗著,看是妳比較狠,還是我比較有毅力。」

    「結果是我輸了,感覺像做了一個好長好深的夢──夢見我們去逛夜市,你竟然沒有把我牽好,害我迷路了,一直找不到出口。」

    「妳作惡夢也可以怪我喔?」

    「我還夢見你偷親我。」

    「那倒是事實。」現實中他的確是天天親吻她。

    「我發現你的文筆不差。」

    「謝謝大作家誇獎。」

    「冉太陽,其實冉深仇寫的不是你,你想太多。」

    「喔,對不起,是我自作多情。」

    「因為我才不會讓你有機會陷入三角戀情呢!」她筆下的冉大俠到現在都仍在杜雲傷與方彤兩個俏姑娘之間舉棋不定呢!她才不要她的冉向陽也喜歡別的女人,就連曖昧都不准,呵,好霸道喔!

    「嗯,那倒是,只有妳一個就夠我『瘦』了。」他一語雙關。

    「冉太陽,很多事情我都忘了,你怎麼還記得?」她指指旁邊一疊馬蓋先DVD。

    「因為我愛妳啊!」

    「告訴我,我睡著的時候,你都在想些什麼?」

    「想妳什麼時候醒,想妳醒來後,要怎麼補償妳,要帶妳去哪裡看星星,去哪裡看海景,去哪裡吃好吃的東西,去哪裡買漂亮的紀念品……」

    來!」她輕聲喚他。

    他毫不遲疑,拉上簾子,跟她擠在小小的病床上,因為沒有辦法平躺,只好側躺,小花很有默契地,也跟著側過身,與他面對面。

    「像不像我們那天晚上躺在帳篷裡看星星?」這次換她握住他的手,笑著說。

    「以後我們要常常去露營,我好想露營喔!」

    「好啊,買一部露營專用的車,裡面有廚房跟衛浴設備的那種,然後我們一起去流浪──」

    「好。」

    「我還要再跟你去KTV唱歌,唱好多好多歌,唱到天亮!」

    「好,順便補充一點,我已經會唱那首『如果.愛』了。」都聽上千遍了,還不會唱就太說不過去了。

    「我想回嘉義,你要再在你家槐樹那裡跟我告白一次。」

    「好,不過,這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當然有,我要在那裡聽你說一次,我喜歡妳,樊小花!這一直是我心上的痛。」

    「好。」他寵愛地揉揉她的髮,把自己埋進她的髮香裡:「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對妳傷害那麼大。」

    那是少女的初戀哪!會痛是當然。

    「你瘦好多!」她撫摸著他的面頰,原本就清瘦的臉顯得更憔悴了,但是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好清亮,瞅得她心悸。

    「沒關係,順便減減肥也不錯。」

    她抱住他的腰,全身都緊緊貼著他,他的胸膛好溫暖,還有海馬沐浴乳淡淡的香味,她停靠在那裡,飄蕩的心,彷彿已經找到今生足以靠岸的地方。

    「冉太陽,我愛你。」她對他溫柔一笑。

    「我知道。」他深情回答,湊近臉,吻了吻她的芳脣。

    「對了,寒冬呢?」

    「不曉得,大概……被某些護士美眉纏住了吧!妳知道的,自從我死會後,寒冬就接收我的位置,成為醫院裡最受歡迎的單身漢呢!」

    「你遺憾?」

    「不,我才不希罕那個寶座呢!」他眼裡只有她就夠了,其他,就留給別的男人去煩惱吧!

    「要不要給寒冬介紹女朋友?你覺得,醫院裡有哪個護士小姐最適合他?」因為內疚,小花其實好希望冉寒冬也能快點找到屬於他的幸福。

    「呵呵,因為選擇太多,他現在的確很為難呢!」

    「冉太陽,你會永遠對我這麼好?永遠不變心?」

    「對。」

    「你會永遠陪我做一些無聊的事,陪我說些無聊的話,也不感到厭倦?」

    「對。」

    「你會永遠尊重我的意見,永遠這麼疼愛我?」

    「對。」

    「那,我們結婚吧!」

    「對,哦……不,好,我是說──好,好,我願意,一千萬個願意!」

    這本書寫過程裡遇到無數次的卡稿,每每想起都還想掉淚,因為男女主角的設定都太矜持了(自找的!),他們遲遲不肯在一起,我也只好跟著他們百轉千折地愛一回......

        既然我是導演兼編劇,那我就有權利選擇我的男女主角,說真的,演員很重要,我必須以現有的形象去滿足我的想像,所以我的冉太陽的青年時期是以韓劇「鋼琴」裡的高修做為樣版:

 

piano07.jpg

大學時代的冉太陽: 

 auy5yy.jpg 

十年後再重逢的冉太陽:

1_20081027200129112wD.jpg 

        發現了嗎?寫作是有脈絡可循的,我會參考每個時期的男主角的變化去轉換我的角色心情。

        至於女主角,我選擇「一簾幽夢」裡演汪紫菱的陳德容,那時她清麗的氣質深深吸引了我,及肩短髮,圓圓的眼睛很適合我的樊小花,可惜她那齣戲的照片太少了,我只好憑印象幻想啦!

4971e91d7194c.jpg 

PS. 「如果.愛」 http://www.youtube.com/v/Abm5aeRgIFs&hl=zh_TW&fs=1&"></param><param

       「一生中最愛」 http://www.youtube.com/v/dITlpmNIQxM&hl=zh_TW&fs=1&"></param><param

創作者介紹

熟女時代

mamyim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水
  • 你的文章看得我心理怦怦跳,我今天擬好我的文稿大綱了,不過恐怕讓各位讀者失望,死了一堆人......
  • 沒關係啊!
    J.k羅琳也賜死了很多人,我的賽佛勒斯跟弗雷......

    聊齋也有很多死人,加油!
    (喂~人家是寫聊齋嗎?)

    mamyimg 於 2010/05/05 23:14 回覆